<span id='a04rx'></span>
  • <tr id='a04rx'><strong id='a04rx'></strong><small id='a04rx'></small><button id='a04rx'></button><li id='a04rx'><noscript id='a04rx'><big id='a04rx'></big><dt id='a04r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04rx'><table id='a04rx'><blockquote id='a04rx'><tbody id='a04r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04rx'></u><kbd id='a04rx'><kbd id='a04rx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a04rx'><div id='a04rx'><ins id='a04r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a04rx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a04rx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a04rx'><strong id='a04r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a04rx'></dl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a04rx'><em id='a04rx'></em><td id='a04rx'><div id='a04r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04rx'><big id='a04rx'><big id='a04rx'></big><legend id='a04r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<ins id='a04rx'></ins>

            真正的殺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6

            哈裡森是個職業殺手,幹這一行從沒失過手。最近,他在電話裡接到一宗大買賣,雇主開價二百萬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這個雇主名叫佈萊特,是將要進行的州長競選的候選人之一,他要刺殺的目標就是自己的競爭對手卡羅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卡羅斯也不是任人擺弄的。他高度警惕,防備森嚴,還雇瞭一大幫保鏢,跟著他進進出出,寸步不離。然而人總是有軟肋的,哈裡森通過各種渠道打聽到,卡羅斯在郊外有一幢別墅,裡面住著他的情人。金屋藏嬌,這就是卡羅斯的致命弱點。哈裡森當機立斷,準備在這裡下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經過一番細致的觀察,哈裡森制定瞭一個周密的行動計劃。周六,卡羅斯照例到別墅和情人幽會,哈裡森埋伏在周圍一個隱蔽處,通過紅外線望遠鏡,把屋內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。當他確認卡羅斯正和情人在床上親熱時,打開黑色手提箱,組裝好狙擊槍。可是當他再次舉起望遠鏡,向臥室看去時,目標卻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哈裡森好不後悔,隻得耐心再等待時機。大約過瞭五分鐘,他終於發現一個男子站在窗簾旁邊,不用說,那肯定是卡羅斯瞭。哈裡森害怕再失良機,立即扣動扳機,“噗”的一聲輕響,隻見卡羅斯身子一挺,雙手抓住窗簾,人一陣掙紮後,連同窗簾一起重重地倒在地上。哈裡森收起槍,不經意地看見一張女人的臉,他一下愣住瞭:卡羅斯的情人竟是自己剛認識不久的女友維尼!他又妒又惱,恨不得再補一槍連這個賤女人一塊兒嘣瞭,但轉念一想,維尼也是個職業殺手,為什麼不讓她當自己的替罪羊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哈裡森收拾好工具,迅速撤離現場,回到公寓,他立即撥通瞭佈萊特的私人電話,可是沒人接。想到將要到手的二百萬美元,哈裡森美滋滋的,不知不覺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哈裡森就被電話鈴吵醒瞭,拎起話筒一聽,是佈萊特打來的,他在電話那頭怒氣沖沖地說:“蠢貨,你殺死的不是卡羅斯,是他的替身!你打草驚蛇,壞瞭老子的大事!”哈裡森聽瞭,如遭雷擊一般:什麼,替身?難道是我看走眼瞭?這怎麼可能呢?”哈裡森懊惱得說不出一句話。佈萊特在扔下電話前,惡狠狠地說:“你要是不相信,就自己去核實吧,如果是真的話,按黑道上的規矩,你自己看著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哈裡森隻好立刻去調查。卡羅斯果然毫發無損地活得好好的。哈裡森感到自己犯下瞭無法彌補的錯誤,即使自己不死,以後也別想在黑道上混瞭。作為職業殺手,哈裡森第一次把槍對準瞭自己,就在這時,隻聽門“呯”的一聲,維尼闖瞭進來,她看見哈裡森這付模樣,驚恐地說:“你……你想自殺?”一見維尼,哈裡森氣不打一處來,不由地破口大罵:“你這婊子,還有臉來見我?說,你和卡羅斯是什麼關系?”維尼一頭霧水地問:“親愛的,我聽不懂你說的話的,你一定是誤會瞭。我跟卡羅斯一點關系也沒有……對瞭,我還有一件事沒來得及告訴你,不久前卡羅斯雇我綁架佈萊特,現在佈萊特已經被他殺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哈裡森一聽,更加火冒三丈,他把槍口一轉,對準維尼罵道:“騷貨,都到瞭這種地步,你還想騙我!卡羅斯殺瞭佈萊特?哈哈,癡人說夢……我不想聽你狡辯!”哈裡森一時情緒激動,難以自抑,手指扣動瞭扳機,維尼“啊”地應聲倒瞭下去。哈裡森徹底崩潰瞭,他隨後掉過槍口,對著自己也開瞭一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兩個人倒在血泊中,但都還在喘息,維尼不甘心地伸手掏出一張佈萊特死時的照片,對哈裡森說:“佈萊特真的……死瞭!我按卡羅斯的要求把他帶到別墅,裝作勾引他的樣子,卡羅斯說他會派另一個人隱藏在附近,找機會幹掉佈萊特……所以佈萊特是被卡羅斯的殺手殺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別墅?在別墅被殺的?哈裡森艱難地爬向維尼,拿起照片一看:隻見佈萊特雙手抓著窗簾,倒在血泊中。天哪,窗簾!那天自己殺的“卡羅斯”倒下去時,不也是抓著窗簾的嗎?維尼那時候也站在不遠處啊。哈裡森緊緊盯著維尼問:“難道我殺的是佈萊特,不是卡羅斯?可我接到的電話裡,是佈萊特的聲音啊!”維尼一愣,蒼白的臉上浮現出諷刺的神色:“我明白你為什麼自殺瞭!沒想到那天的殺手是你……我們全中瞭卡羅斯的詭計……哈哈!看來請你殺卡羅斯的就也是卡羅斯自己!他騙瞭你,讓你殺瞭三個人:佈萊特,我,還有你……哈哈!好一個殺手!”說完,維尼眼一閉,死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什麼?出高價請自己殺卡羅斯的人竟然是卡羅斯自己,在別墅被殺的卻是佈萊特?難道打電話給自己的隻是佈萊特的替身,而這個替身是卡羅斯聘請的?哈裡森死也不肯相信這個事實。他竭盡全力爬到電話機旁,撥通瞭佈萊特的電話。電話那頭傳來洋洋得意的笑聲:“我就是卡羅斯,你還沒死啊?剛才我聽到‘嘭嘭’兩聲,還以為你早見鬼瞭。哈哈,有什麼不明白的到陰間去問吧,佈萊特和維尼在那等你,他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。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聽到這裡,哈裡森急火攻心,一口氣沒上來,便去瞭陰間,臨死時還瞪著一雙不甘心的大眼睛!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不久,人們都知道卡羅斯當選瞭州長,而佈萊特卻神秘失蹤瞭,可誰也不瞭解其中的原委。其實哈裡森不算真正的殺手,卡羅斯利用他,僅僅玩弄瞭一個小小的陰謀,就除去瞭競爭對手——佈萊特,又讓哈裡森和知情人維尼同歸於盡,還不花一分錢。真是一箭三雕!他,才是真正的殺手!(來源:故事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