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8j9bl'></i>
<ins id='8j9bl'></ins>

<acronym id='8j9bl'><em id='8j9bl'></em><td id='8j9bl'><div id='8j9b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j9bl'><big id='8j9bl'><big id='8j9bl'></big><legend id='8j9b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8j9bl'><div id='8j9bl'><ins id='8j9bl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8j9bl'></fieldset><span id='8j9bl'></span>
  1. <tr id='8j9bl'><strong id='8j9bl'></strong><small id='8j9bl'></small><button id='8j9bl'></button><li id='8j9bl'><noscript id='8j9bl'><big id='8j9bl'></big><dt id='8j9b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j9bl'><table id='8j9bl'><blockquote id='8j9bl'><tbody id='8j9b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j9bl'></u><kbd id='8j9bl'><kbd id='8j9bl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8j9bl'><strong id='8j9b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dl id='8j9bl'></dl>

        1. 愛或日韓片不愛,最後都要變老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閏年1

            那日清晨,朱培珊對lpl直播新聞著鏡子畫眉,眉筆連續斷瞭三次。當下心中便有不太吉祥的感覺。出門開車上班,一路極為小心。

            朱培珊在一間外資公司做會計,因為資歷夠深,平素一周才報到一次。若是逢著往常,她必定打消行程瞭,今天大 boss回國,不出現太說不過去。無可奈何地看幾輛電瓶車從機動車道穿花般駛遠,後照鏡裡的她,裸露著光潔飽滿的額頭,齊肩發被攏在後腦綁成髻,小巧挺拔的鼻子下面,淡淡唇彩近似於無。

            停好車上樓,在電梯門口遇到瑞可,她誇張地驚呼:“親愛的,這件衣服哪裡買的?太美瞭!”朱培珊笑笑,“淘寶唄。”她習慣於淘寶,且總能找到那些品質精良設計獨特價格亦不菲的生僻小店,買衣服、古法精制的砂糖、高原采摘的蜂蜜……身上這件紫色暗花香雲紗草莓福利短旗袍是在一間叫“日常”的店做的,自己量瞭尺寸留言備註,效果竟然十分可意。有時買賣之間是緣分,緣起時滿眼開花,緣盡瞭互不順眼。

            “要是你喜歡,回頭我把地址給你。 ”培珊說。

            瑞可的大紅指甲探過來摸摸面料,艷羨又感慨地:“隻有你才能穿出這樣的味道啊。 ”

            照例得瞭很多贊美,包括大 boss陳釗,大半年未見,少不得又開培珊玩笑,說早知道當年追你。她斜目道:“信不信我向嘉楠打你的小報告。”陳釗是培珊的學長,嘉楠是她同室密友,這對愛侶是老友中的愛情模范。另一對是培珊和楊徹。

            培珊下班回傢已是掌燈時分。換衣服洗臉,在跑步機前快走四十分鐘,方才蜷縮到沙發上。正要打開電視,ipad傳來新郵件的提示音,發件人是楊徹。

          瑞幸咖啡道歉聲明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也許是知道終究瞞不住,楊徹在還有兩個月回國時,向培珊坦承瞭一切。郵件裡清楚地寫著他在德國工作的三年裡,已與一個臺灣籍女子同居兩年。

            遠在異國的嘉楠說:“開玩笑的吧!楊徹也會變心?”

            培珊道:“看看照片?”她傳過去一張照片。楊徹發過來的。他如此寫道,就是那個站在我旁邊的短發女孩。那夜培珊收到郵件,長久斜在沙發上,腦袋木木的。雖然當初楊徹在是否應該接受工作安排時曾經一再征詢她的意見,她亦很明白感情變數難預計,可真當發生在眼前,還是不可置信。

            培珊素來驕傲剛烈寒門崛起,她早說過,如果有天楊徹出軌,絕無回頭的餘地。現在人傢毫無回頭之意,她的瀟灑眼看無處可施,敲下好幾次“OK,離婚”都逐字刪除瞭,隻覺一口鬱氣在胸口盤桓,楊徹給她的是判決書。

            嘉楠審核過照片後嘆道:“那女的比你差遠瞭啊,楊徹肯定是一時糊塗。 ”

            以培珊對楊徹的瞭解,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確定的變數,他不可能提出分開。一時糊塗是可能的,但兩年,想到這個詞培珊的心銳痛起來,意味著很多次他借口說有同事在旁邊不好意思說想她,其實都因為身邊有另一個女子。還有很多次,她發信息說,老公,好想抱抱睡。他回她好。然而懷中竟然有別人。去年楊徹休假回國,培珊見他衣領潔凈,笑問是不是有人幫他洗衣服,他說是啊。她一點不當真。

            終於哇一聲哭出來,一邊給楊徹撥越洋電話,不管那邊是天亮還是天黑。培珊抱著電話隻是哭,完全失態,孩子一樣喘不上氣,楊徹說瞭很多句對不起,可是再也沒有一句我愛你。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購物是大多數女人用以緩解焦慮的辦法,培珊也不例外,原因無他,物質是最長久的陪伴。它們使她寂寥也給她安慰,但好賴總是在的,不離不棄。

            培珊再次收到通知,一切業已被裁定,她感覺冷,低低地說瞭個“好”字,便埋頭吃菜。釘釘楊徹問瞭她還好嗎之類的話,她通通答:好。她過得好不好與他半毛錢關系沒有,沒有愛就沒有疼惜,至於憐憫,她不屑。

            那夜培珊回傢,情緒低沉,不想洗臉,運動亦不做,百無聊賴打開電腦,“日常”又上新瞭,她挪動鼠標一一點進購物車從前培珊看書上說滄海桑田,如今才真的明白,那個人去瞭又回,走時血脈相連心意相通,再見萬水千山。

            那一季她置瞭特別多衣服,大部分都是“日常”,從暮春到夏末,黛紫、酡紅、寶藍、杏黃,跟隨季節變遷。“日常”的掌櫃不開旺旺,不似其他店一級片日本傢熱切,培珊留過幾次言均無回復,遇著心情頹喪,又罵過去幾次,還是安靜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死人嗎?”非公眾場合,她偶爾不那麼優雅。

            “唉,對不起,我難受。”她又覺失禮。

            秋天楊徹回國,培珊還是去接他,兩人見瞭面,表情僵得厲害。從前培珊看書上說滄海桑田,如今才真的明白,那個人去瞭又回,走時血脈相連心意相通,再見萬水千山。

            坐在餐廳隔一張小桌,培珊笑說:“怎麼覺得比你在德國還遠?”她努力顯得輕松,說話間卻掩不住微酸。

            “我年底之前得回去。 ”

            這個回字狠狠紮瞭培珊一下。他們本來說好等楊徹結束外派回來就要小孩,培珊已經 38歲,從前兩人忙工作,後來楊徹要渡洋,擔心她一人帶孩子太辛苦,現在他來瞭,卻是為瞭回去另一個地方。永遠也不會有小孩,不會有瞭。

            “決定留在柏林瞭? ”

            “年後會調到漢堡。 ”

            結賬。手機隨即響起,一個溫和的男聲道:“你好,我是日常的掌櫃瞿平,想問一下剛才下單的衣服確定都要大號? ”“心情不好,點錯瞭。 ”培珊老實交代。

            在培珊與楊徹結婚十年之後,他們成瞭互不相幹的人。楊徹將房子車子留給她,存款撥去一半,她全部收下。電視上高風亮節的女人太多,培珊覺得虛假。她是在亦舒小說的熏陶下成長的女子,沒有愛就要有很多錢,沒有錢則要很好的健康。盡管離婚失愛,但物質飽滿健康良好,她感覺自己不算糟糕。至於寂寞,誰又不寂寞。

            春節時嘉楠特地從多倫多飛過來,不說什麼,拉著培珊一道去清邁玩瞭幾天。與嘉楠和她的兩個小傢夥在一起,拍他們在海邊玩水的照片,培珊的心情柔軟寧靜,她們夜裡喝著淡酒回憶做過的少女夢,將記得起的名字翻出來懷念一遍,不能避免地談到楊徹。嘉楠哎瞭一聲,培珊微笑著說:“C'est la vie(這就是生活)。”

            多日過去,培珊想到這個片段後知後覺哭瞭一場。從神斷狄仁傑4大哭到啜泣再至靜靜流淚,她看見書上說流淚是治愈的過程,真覺得痛楚緩解許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