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pixm5'></fieldset><ins id='pixm5'></ins>

      <dl id='pixm5'></dl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pixm5'><em id='pixm5'></em><td id='pixm5'><div id='pixm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ixm5'><big id='pixm5'><big id='pixm5'></big><legend id='pixm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pixm5'><strong id='pixm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span id='pixm5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pixm5'></i>

        2. <tr id='pixm5'><strong id='pixm5'></strong><small id='pixm5'></small><button id='pixm5'></button><li id='pixm5'><noscript id='pixm5'><big id='pixm5'></big><dt id='pixm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ixm5'><table id='pixm5'><blockquote id='pixm5'><tbody id='pixm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ixm5'></u><kbd id='pixm5'><kbd id='pixm5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i id='pixm5'><div id='pixm5'><ins id='pixm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4. 會笑著忘記你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十六歲,你送我一隻藍精靈。

          十七歲,你送我一張莫文蔚的cd和一束百合花。

          十八歲,你給我瞭一個擁抱。對我說,藍妹妹,好好生活。

          驕傲如我,揚著眉忍著淚,假裝不在乎的拍掉你放在我肩膀的手反駁,誰是你妹妹,我不是你妹妹。

          直到你坐著的那班飛機離開地平面,離開這個城市,我才卸下所有的偽裝,轉過身哭的無法自抑。

          喬之昂,你走後,我便發誓,我一定會忘記你,笑著忘記你。

          於是,從那以後,我便真的很少哭。

          高一下學期,我開始喜歡朝學校旁邊的c大跑。

          安歌每次看到我都會一臉賊笑,小丫頭,又來選夫。

          我沒好氣的橫他一眼,上次他去學校看我,剛好看到一個男生在對我表白我拒絕。男生當時受傷的問為什麼。我實在想不到理由,抓抓頭對他指著旁邊c大的方向,一本正經胡謅,我有喜歡的人瞭,那個人就在c大。

          自從這事兒被安歌抓到把柄,隻要我朝c大跑,他便拿這事兒揶揄我。

          其實每次我都挺想暴力解決他的,但礙於站在他身邊的你,我不得裝出一副可愛豪邁的樣子,手一揮,本姑娘來混飯吃。

          你是安歌的好哥們兒,上次你和他一起去我學校找我的。但你不但不和安歌一起揶揄我,反而每次都會笑瞇瞇的幫我解圍,藍妹妹,你來的剛好,今天餐廳裡又有你愛吃的蒜香雞翅和酥皮湯。

          c大的夥食是出瞭名的好,我坐在餐廳裡吃的滿嘴流油。安歌說,真沒淑女相。

          你替我辯解,毫無顧忌,大大方方,這樣很可愛啊。

          我立馬仗勢欺人狐假虎威,斜睨安歌鄙視道,聽到沒!你這種莽夫根本不懂美的內涵,喬之昂這種校草的審美才是大眾追求的真理。

          喬之昂喬之昂,沒禮貌。安歌又伺機訓我,是之昂哥哥。

          這次你也笑瞇瞇的配合,是啊,藍妹妹,管你飯這麼久還沒聽你叫聲哥哥。

          我們沒什麼親戚關系,亂叫哥哥很肉麻。我正經解釋道。

          而且!不要叫我藍妹妹,真的好!難!聽!我揮舞著手臂再次抗議。

          你笑,怎麼會,藍精靈裡的藍妹妹多可愛,而且我第一次見你你帶瞭頂白帽子,穿著藍外套,活脫脫的藍妹妹。

          我一點都不喜歡藍妹妹,我鼓著嘴抱怨,愛哭鬼,愛惹是非鬼,什麼事兒都拖累別人。

          安歌也難得與我站同一條戰線同意道,是啊,微藍一點都不像柔弱的藍妹妹。接著他話鋒一轉,你沒見她在c中那橫行霸道的樣兒,吃飯有人洗碗,臟衣服有人抱走,身邊天天跟著一群男男女女前呼後擁,跟一慈禧太後似的。我真懷疑她給c中那些小男生女生吃瞭迷魂藥,要擱我身邊我早揍丫瞭。

          切,這是人格魅力。我高傲的沖安歌挑眉。

          安歌冷哼一聲,不再和我計較。你在旁看著我倆鬥嘴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我偷偷的看你開懷大笑的模樣,心上繁花葉茂。

          喬之昂,其實不是我不喜歡學校裡的男生,實在他們無法和你相較。

          你的身上,有清風霽月的明朗,面容有風輕雲舒的俊美,笑起來,仿佛沖破雲層的陽光。

          你看我開始說的那句“我有喜歡的人,那個人在c大”真像一個預言,一語成戳。

          你走之後,安歌再沒有肆意地在我面前玩笑瞭。每次見到他的時候,總能從他的眼神中讀出小心翼翼的關切。

          微藍,你還好吧?

          第一次,安歌這樣問我的時候,我的眼淚瞬間就在眼眶裡充盈,滿滿的一汪。我猛然甩甩頭,讓幾乎馬上就要掉落出來的淚水繽紛地摔碎在地上,狠狠地。沒有任何留戀的。我不要流淚。

          很好啊,我哪有不好?你看,不是好好的。我沖著安歌裂開嘴,勉強擠出笑容來。

          你好就好!安歌說。

          我說過,要笑著忘記你,我一定做到。

          想要忘記一個人最有效的方法是什麼?我在c中的時候就讀到過各種戀愛治愈系的文字,那上面說,遺忘一段戀情的最好方式就是開始一段新的戀情。戀愛,我有嗎?喬之昂,我和你之間有過戀情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