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36efg'><strong id='36efg'></strong><small id='36efg'></small><button id='36efg'></button><li id='36efg'><noscript id='36efg'><big id='36efg'></big><dt id='36ef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6efg'><table id='36efg'><blockquote id='36efg'><tbody id='36ef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6efg'></u><kbd id='36efg'><kbd id='36efg'></kbd></kbd>
    <fieldset id='36efg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36efg'><strong id='36efg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ns id='36efg'></ins>

    1. <i id='36efg'></i>
      <dl id='36efg'></dl>
        <i id='36efg'><div id='36efg'><ins id='36ef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acronym id='36efg'><em id='36efg'></em><td id='36efg'><div id='36ef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6efg'><big id='36efg'><big id='36efg'></big><legend id='36ef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36efg'></span>
          1. 青春裡總有一場暗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  我一直暗戀同桌司馬煙,所以上課的時候我總是汗涔涔地盯著黑板,不敢扭頭看她。

              我怕一看她,她就千嬌百媚地朝我笑,那樣我可能會糊裡糊塗把地理老師喊成數學老師。可是司馬煙喜歡的人不是我宋子則,她喜歡的是我們的數學老師。

              司馬煙迷戀的,是數學老師英俊的外貌和非凡的氣質。那個夏天,他調到我們學校,被分到我們班後,司馬煙就開始癡迷地鉆研起高深的數學定理,和畢達哥拉斯、高斯等人混在一起,開始對我的詩歌不屑一顧。

              此前我把寫詩看成是無上光榮的事,因為司馬煙喜歡。可是在司馬煙專心學數學之後,我就封筆瞭。寫詩,按照司馬煙的說法就是,落魄,沒出息。她說真正的才子是像高斯那樣的人。其實我知道,她口口聲聲說的高斯,還不就是我們的數學老師嘛。

              我硬著頭皮一道道地做數學題,咬緊牙,捏緊拳頭,隻為瞭能與司馬煙齊頭並進。

              語文課上,司馬煙逃課瞭。司馬煙說,宋子則,我的語文就交給你瞭,落下的課文你給我補。我聽瞭高興瞭一陣子,但回頭一想,不對啊,司馬煙逃課幹嗎去呢。

              在知道真相後,我伏案大哭司馬煙逃語文課是為瞭去看數學老師打球。司馬煙還在我面前把數學老師打球時的瀟灑帥氣渲染瞭一番。我心裡醋意大發。

              我思索瞭三天,內容是如何將數學老師打敗,重新奪回我在司馬煙心中的位置。司馬煙說過,她喜歡數學老師,喜歡他的一切。我聽瞭身上起雞皮疙瘩。但我記住瞭她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瞭數學上。演算習題的草稿紙雪片般塞滿我的課桌;臺燈下,我懸梁刺股;大冬天,我孫康映雪。

              一年下來,我的數學成績終於超過瞭班上其他所有人,包括司馬煙。然後,我將自己最喜歡的足球悄悄送給瞭別人,發誓戒掉足球,花瞭一個月的生活費去買瞭籃球服和籃球鞋。

              司馬煙開始對我刮目相看。她拍拍我的肩膀,然後嫵媚一笑,也不說話,就轉身走瞭。這是什麼意思啊,我不解。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司馬煙烏黑的瞳仁中,開始有瞭我宋子則的倒影。

              高二升高三那年,數學老師結婚瞭和我們語文老師。我記得那天司馬煙一整天沒來上課,待我找到她時,她正一個人蹲在公園的長椅旁發呆,確切地說是在看一群螞蟻搬傢。那天我和司馬煙第一次喝啤酒。司馬煙喝醉瞭,就開始唱《同桌的你》

              自數學老師結婚後,司馬煙就將數學拋到瞭九霄雲外。每次數學課,司馬煙都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,雷打不動。我次次數學考試拿第一,司馬煙對我撇撇嘴說,你好好的詩歌不寫,跟著別人搖什麼尾巴啊?

              司馬煙不聽我勸,執意跟數學過不去,她甚至揚言高考數學交白卷,嚇得數學老師三番五次找她談話。但司馬煙真的交瞭白卷。

              高考結束那天,司馬煙告訴我,她要結婚瞭。我嚇瞭一跳,後來打聽,她是準備不讀大學瞭,到外地打工,之後會很快結婚。

              高考分數公佈瞭,我的數學成績是全年級最高的。我報瞭外省的一所重點大學。司馬煙數學得瞭零分,總分勉強上瞭專科線。她沒有去打工,還是高高興興地踏上瞭去往大學的火車。我大學四年間,司馬煙一共給我寫過三封信,她在信裡總是問我是不是過著春風得意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我大三那年,司馬煙畢業,去瞭一傢小公司上班。我去找過她,我問她當年交白卷後不後悔。司馬煙說,青春總要留下遺憾的,但是她不後悔,她要感謝數學老師,感謝那張白卷,讓她懂得瞭換一個方向將人生走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我也一樣,因為司馬煙,我模仿著他人生活,放棄瞭夢想,但也因為她,我用借來的愛裝飾瞭青春,懂得瞭成長,收獲瞭前程。

              青春裡總有一場暗戀,每一場暗戀都是一種成長,不是嗎?